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國資入場幫忙,“園林第一股”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作者:品橙旅游

經歷多次質押、發債遇冷、欠薪風波后,抵押續命的東方園林開始探尋引入國資之路,2019年6月3日,東方園林針對媒體報道發布公告,稱東方園林自2018年10月,就一直在籌劃引入國資戰略投資者計劃,目前正與部分戰略投資者接洽、商討中,截至目前尚未簽署正式協議。雖然消息并未被正式確認,但此番澄清還是被視為是東方園林“自救”的一環。

【品橙旅游】經歷多次質押、發債遇冷、欠薪風波后,抵押續命的東方園林開始探尋引入國資之路,2019年6月3日,東方園林針對媒體報道發布公告,稱東方園林自2018年10月,就一直在籌劃引入國資戰略投資者計劃,目前正與部分戰略投資者接洽、商討中,截至目前尚未簽署正式協議。雖然消息并未被正式確認,但此番澄清還是被視為是東方園林“自救”的一環。

dongfangyuanlin190618

負債、欠薪,東方園林命運多舛

東方園林會正式發出公告回應,正是因為幾天前業界傳出消息,稱東方園林正在積極推進與央企的重組,力圖通過引資,減緩負債欠薪壓力。

東方園林的持續負債早就不是新聞,據報表顯示,截止到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負債合計高達292.40億元,創上市以來新高;雪上加霜的是,公司2019年一季度報告顯示,東方園林一季度營業收入較同年下降了60.10%,凈利潤同比虧損2.69億元,負債雖有所減少,但仍有249.01億之多。

持續的負債正讓東方園林苦不堪言,今年3月底,一則《請東方園林正視欠薪問題,盡快解決員工合理訴求》的文章又在微博熱傳,給了東方園林迎頭一擊。文章控訴東方園林拖欠員工工資近半年未發放,報銷、獎金等工資同樣拖延支付,甚至在員工離職時還要被迫簽訂帶霸王條款的離職協議等。一時間,東方園林再次登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目前,微博上#東方園林欠薪#話題閱讀已經達到325.4萬之多

事件被曝光后,東方園林曾承諾將在5月內解決全部欠薪問題,但截至6月中旬,問題仍未完全解決,在文章發布之初,仍有大批員工在東方園林北京總部掛橫幅討薪。據東方園林已經離職的高層人員表示,欠薪事件爆發后,大部分員工已經從理解公司困境變為了十分不滿,目前,正有大批員工和高層紛紛離職。

“拖得越久,欠薪風波的影響就會越深,這將使東方園林長時間處于被動,對公司的企業形象有很大的負面影響,甚至會牽扯到目前在建或是準備開工的項目。” 國家發改委ppp專家,圣華安造價師事務所董事長,中設泛華副總經理任兵說。

dongfangyuanlin190618a

園林第一股,積極自救

在2015年之前,東方園林是一家典型的從事園林建設的建筑企業,在房地產市場處于低速發展時期時,東方園林毅然選擇轉型,對接PPP業務,向生態環保全產業鏈轉型。由此,東方園林正式進入發展的快車道,狂攬PPP項目,2018年上半年,東方園林接連中標36個PPP項目,中標金額同比增長18.65%;其中全域旅游項目共中標11個,業務范圍覆蓋8個省份,項目總投資額已接近2017年全年額度。至此,東方園林被贊譽為“中國園林第一股”。

在PPP領域“呼風喚雨”的東方園林此時怎么也沒想到,2018年中旬,等待著的是何種難關。

2018年5月20日下午16時,東方園林貼出公告,公司計劃發行的規模10億元的公司債券,實際最終發行規模僅5000萬元。公告一出,震動市場,有業內人士將這次發債稱為“史上最冷發債”,這正是東方園林資金危機的直接導火索之一,在這之后的數月間,東方園林承受著巨大的資金壓力。

于是,東方園林開始采用各種方式積極自救,補充流動資金。

在“史上最凄慘”的債券發行后一星期,5月29日,東方園林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何巧女于5月25日向第一創業證券質押了2324萬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2.09%;向五礦證券質押了122萬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11%;向華創證券質押了300萬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27%;向國海證券質押360萬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32%。上述4筆質押合計為3106萬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2.79%,質押目的均為個人融資。

而在這之前,何巧女已經質押數次。公司公告顯示,1月24日,何巧女將其持有的2380萬股質押給中信證券;2月8日,何巧女將2759萬股質押給五礦證券,2月14日,將406萬股質押給恒泰證券;3月6日,將3315萬股質押給銀河證券,20日將2341萬股質押給安信證券;4月16日將3970萬股質押給中信證券,4月24日將4011萬股質押給中信建投證券;5月8日將2930萬股質押給東興證券,5月15日將4110萬股質押給國海證券。2018年8月30日,東方園林再次發布公告,稱何巧女和唐凱又向多方質押了6742萬股,占總股本比例達2.51%。

不僅是積極質押股權,為緩解流動資金壓力,東方園林正多方調動銀行層面的支持。

同月,東方園林又與農銀投資達成總額30億元的“債轉股”合作,增資后農銀投資持有環保集團35.71%的股權。同期,東方園林又先后與民生銀行、興業銀行、廣發銀行達成戰略合作。其中,興業銀行、廣發銀行為東方園林提供了合計40億元的授信額度;后東方園林又通過民生銀行發行了規模12億元的超短融。同年10月,東方園林再度與華夏銀行簽訂銀企合作協議獲24億元意向性融資服務,11月又發行了10億元超短融債券。

東方園林還通過退出項目、處置旗下資產等方式積極自救。數據顯示,東方園林先后退出了在貴州、湖北等的部分PPP項目,又注銷了部分分公司。

此外,東方園林推崇的PPP項目正在減緩增長。2017年年報顯示,東方園林中標PPP訂單數量為50個,中標金額為715.71億元,同比增長88.30%。東方園林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下半年,公司根據政策導向和資金情況,主動降低了PPP項目的拿單節奏,增加付款條件較好的EPC項目。2018年全年,公司中標的PPP訂單數量為45個,中標金額約為408.05 億元,中標節奏較上年同期放緩。

dongfangyuanlin190618b

引入國資,東方園林的背水一戰

東方園林正式與國資委合作是在2018年底。2018年12月,何巧女和其丈夫唐凱將合計5%的東方園林股權轉讓給了北京朝陽區國資委下屬的盈潤匯民基金管理中心。轉讓所獲得的9億元資金,用于補充東方園林的流動資金,由此,東方園林開始與國資委建立聯系,但這時的東方園林還處于民營主導。

“東方園林一直在積極引入國資,問題在于實際控股人不想放權。如果2018年就全部引入國資,也許公司情況不會越來越差。”從東方園林離職的某高層表示。

沒有國資幫忙的東方園林真的活不下去了嗎?照目前來看,這似乎已經成為事實。伴隨《財政部關于推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規范發展的實施意見》和《關于梳理PPP項目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情況的通知》的出臺,以東方園林為首的PPP項目運營公司正在舉步維艱。如棕櫚股份2019年一季度凈利虧損達1.66億元,同比驟降3307.21%;碧水源的凈利潤也同比下滑46.06%至8242.5萬元。

任兵解釋說:“因為接連推出的PPP相關政策,使得國家層面對PPP項目的把控越來越嚴,這種形勢下,以東方園林為首的PPP項目運營公司在推進PPP項目時就會面臨很多新增要求。比如未融資未建成的項目可能會增加融資時長,甚至有些項目可能無法融到資金;對于正在融資和正在建設的項目來說,各級政府財政和審計部門的檢查和審計也會在無形中增加很多PPP項目公司的工作壓力,影響工作效率等等。”

為了在市場上生存下去,已經有部分民營企業開始考慮吸引國資入主。如棕櫚股份引入河南省財政廳成為公司實控人、國資川投集團接盤碧水源、盛運環保與川能集團簽署并購協議后又終止合作……

正因為大量PPP項目企業開始與國資合作,雖然東方園林并未明確引入國資,但還是讓東方園林的股價大漲。數據顯示,在公告發布的當天,東方園林開盤便呈現上漲趨勢,中間雖出現波動,但在收盤期間再度上升,最終股價收漲6.64%,盤中最高漲幅則一度達到8.26%。

“作為創業者,誰都不想把自己辛苦打拼的公司拱手讓人,但現在的東方園林確實經營困難,國資的力量必然能幫助東方園林緩解短期資金壓力,且國資的信用能力較強,對公司提升信用度也會有幫助,這會在一定程度上讓東方園林重新‘活’過來。”任兵認為,引入國資后的東方園林必將迎來新機遇。

東方園林“更朝換代”似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但目前的問題是,國資委與東方園林并未簽署正式的收購協議,收購必然存在變數,如川能集團停止收購盛運環保的新聞就給期盼國資入股,解救東方園林于水火的人潑了一盆冷水。

川能集團停止收購盛運環保的直接導火索是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不過,據盛運環保公告顯示,財務資助、債務到期不能清償等問題也是導致川能集團反悔的一大因素。這證明,雪中送炭的國資并不能成為欠債公司的殺手锏,更不是無償付出,巨大的負債壓力可能會讓國有資產望而卻步,本就危機的東方園林不能將雞蛋全部裝在一個籃子里。

同時,相關業內人士紛紛表示,國資的注入很難根治東方園林的市場問題,想徹底擺脫困境,光靠國有資金肯定是不夠的,東方園林本身的戰略方向、業務體系、贏利模式十分重要。而在國資注入后,東方園林的動向也將成為市場關注重點,是否會改變企業發展方向、怎樣處理長期中期短期債務、質押品會如何收回……一切還都是未知數。(品橙旅游 Yangqi)

【鄭重提醒】本文為品橙旅游獨家原創內容,如需轉載請加微信:Pc18611752735 獲取授權,并注明來源,否則視為侵權。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國資入場幫忙,“園林第一股”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登錄 后發表評論!

?
电话投注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