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圓桌論壇:住宿 + 旅游度假區,需要幾步?

作者:品橙旅游

2019年4月25日,“第六屆品橙旅游大住宿論壇”在北京召開,本次論壇主題為“聚焦旅游度假區,時間空間共發展”,共邀請了連鎖酒店集團、住宿領域專家、在線旅游平臺、旅游投資機構代表、旅游地產商和媒體代表等500余人,共議大住宿行業發展的新趨勢,探討度假區住宿的新模式。德懋堂董事長盧強、古北水鎮總裁助理張曉峰、開元森泊副總經理陳俊、首寰投資高級項目經理張焱蕊與品橙旅游市場總監季瑩圍繞“住宿 + 旅游度假區,需要幾步?”展開討論。

【品橙旅游】在經歷了中國酒店業的整合潮、持續推動的住宿產品升級潮、資本熱錢在各種非標領域的流動潮,以及為酒店平臺不斷加碼的賦能潮后,大住宿亟待新的飛躍。2019年4月25日,“第六屆品橙旅游大住宿論壇”在北京召開,本次論壇主題為“聚焦旅游度假區,時間空間共發展”,共邀請了連鎖酒店集團、住宿領域專家、在線旅游平臺、旅游投資機構代表、旅游地產商和媒體代表等500余人,共議大住宿行業發展的新趨勢,探討度假區住宿的新模式。德懋堂董事長盧強、古北水鎮總裁助理張曉峰、開元森泊副總經理陳俊、首寰投資高級項目經理張焱蕊與品橙旅游市場總監季瑩圍繞“住宿 + 旅游度假區,需要幾步?”展開討論。

yuanzhuo2_190425a

季瑩:我們這個圓桌的對話嘉賓都是跟度假區、度假村相關,首先我們也請四位嘉賓先各自介紹一下自己的企業,說說看我們跟度假村、度假區有什么關聯。

盧強:大家好,我是德懋堂的創始人盧強。德懋堂實際上是一個以打造中國人的度假生活方式為己任的企業。從事這個行業已經十幾年了,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要把中國從觀光需求往度假旅游需求上轉化。在這過程中,我也希望能夠做一些自己的貢獻。德懋堂實際上是一個景區+度假村+旅游文化地產的綜合性業態企業,而今天的話題跟我們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系。

張曉峰:大家好,我來自古北水鎮司馬臺國際旅游度假區。可能大家對古北水鎮都比較了解,這個項目跟烏鎮景區有著比較密切的關系,這里的規劃師、設計師以及現在的運營團隊都是和烏鎮是同一個團隊。古北水鎮從2010年啟動,到2014年進入運營階段至今有五年多的運營周期,它是一個綜合性的旅游度假區,除了觀光、休閑、度假、餐飲、娛樂等業態非常完善以外,住宿在整個度假區的比重非常大。目前,我們的房間有1500多間,有2000多個床位,可以同時接待三千多位客人。古北水鎮旗下有大型的主題酒店2個,精品主題酒店有8個,還有30多家的精品民宿。古北水鎮在進入運營期之后,后續的運營過程中不斷增加住宿設施,整體來說古北水鎮整個業態比例里面住宿占了非常大的比重。

陳俊:我是來自開元旅業的陳俊。開元旅業是中國最大的民營酒店集團,旗下12個酒店品牌,300多家酒店。開元森泊是開元旅業重中之重打造新的品牌,它是一個超級度假村或者超級樂園的概念,四季暢玩,提供一萬多平方以上的室內水樂園、兩萬多平方的室外水樂園,還有四千平方以上的室內游樂園。同時,我們可以開發課程項目,也 可以滿足成年人的課程項目,是一個一站式的度假樂園。

張焱蕊:大家好,我是來自首寰投資的張焱蕊。首寰投資是由北京市政府批準,專門為投資建設運營管理北京環球度假區項目而成立的公司,這個項目占地四平方公里,目前在建的是一期,占地是1.6平方公里,一期的投資大約是400余億元,開園時會有酒店和商業中心一起開業。

季瑩:上午,在張樹民司長的發言過程中,他說到度假區是解決大住宿的一把金鑰匙,但不是萬能鑰匙,首先請開元森泊和古北水鎮的領導談談自己的度假區與住宿是如何協同發展的?

yuanzhuo2_190425e

陳俊:其實我們現在已經開業了一個度假村,在今年7月底會有第二家度假村開業。目前,第一家度假村有400間客房,第二家度假村將會有1200間客房,占地達到1800畝。我們會請四、五個不同的住宿設計師給我們設計,可能有一個親子酒店會專門針對親子客群,滑道可以從五樓滑到一樓,很有童趣。還有二十幾種不同類型的特色木屋,可以滿足不同消費水平人群的需求。這個度假村不只是一個度假村,更是一個綜合體,和剛剛的Club Med有點類似,可以在里面玩3-7天,可以玩不同的項目,而且是四季無阻的,室內外的都可以玩。杭州森泊度假村剛開業的時候,游客只是被我們的樹屋吸引過來,來了之后發現可以玩到不同的東西,第二次、第三次他們還會再來玩。度假村的選址會在大度假區里面,可以待在我們酒店里玩,也可以走到外面的度假區,所以不只是對整個度假區提供住宿,游客可以往外走,也可以留在度假區內。

張曉峰:我再詳細地介紹一下古北水鎮關于住宿方面的情況,古北水鎮這個項目在2010年開始投入規劃設計,啟動這個項目,當時經過半年時間在北京整個區域的探訪、規劃設計,最后選在司馬臺這個地方。選址的時候,我們也邀請了國內的很多專家參與這個項目前期的論證,過程中有很多人表示質疑,說在離北京市區這么遠的一個地方,130多公里,駕車需要兩個多小時的車程范圍之內的地方。那時,陳總帶著規劃設計團隊估算的是40多億的投資,但是到現在為止,投資已經超過了40億,大約五六十億的投資規模。當時,北京的旅游業態發展情況還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長城、故宮、十三陵等。古北水鎮從一開始規劃設計的時候就把住宿作為最核心的產品業態,這幾年來,從實際的運營情況來看是非常成功的。我們從2014年試營業到現在,最近幾年的營收達到了10億,去年的營收是9.98億,前年的營收是9.78億,酒店住宿在整個營收里面占的比例是非常高的,超過50%的營收比例,在中國的度假村里面所取得的成績都是應該非常令人矚目的。

從目前來看,當時在規劃設計的時候能這么超前還得益于陳總當年在烏鎮所做的十年探索,從1999年做東柵,2003年、2004年開始做西柵,把東柵遇到的問題在西柵里面徹底解決,所以才有2007年西柵的開業,2010年來做古北水鎮的時候,等于已經在整個綜合性的休閑度假項目里面有了十年的探索和摸索,所以他就可以非常超前地規劃出綜合型的業態,以過夜、以長時間休閑度假為核心的綜合性的度假區。當時,陳總非常大膽的在這里面規劃了十幾個酒店,五十多家民宿,現在也在陸續開放過程中。其實,在這幾年的運營過程中我們發現,我們的住宿還是少,遠遠不能滿足整個的需求。在座的各位可能很多人都去過古北水鎮,如果你在那兒住過的話就知道,周末或者節假日,尤其是大的節假日,像清明、五一等,如果不提前半個月預定的話,基本上是預定不到的。進入旺季,過了“五一”之后,像現在,非周末的預定率已經非常高了,如果不提前四五天訂也是非常困難的。從目前來看,我們還遠遠不能滿足旅游市場對住宿的需求。同時,我們也帶動了周邊的農家樂、鄉村旅游的發展,也可以讓周邊的老百姓從這里面受益。

季瑩:謝謝張總。首寰作為首旅非常重要的投資機構,和環球度假區的深度參與部門,能不能分享一下環球在其他國家度假和住宿結合的經驗?

yuanzhuo2_190425d

張焱蕊:我要說“環球影城”四個字大家就特別不陌生了對不對?我估計很多人都去體驗過,其實環球影城只是我們國內的這些客人,大家泛泛地喜歡把它叫“環球影城”,其實在國它不是單純影城的概念,里面也做了很多的業態,所以在國外基本上都叫環球度假區。國外的布局中,美國是有兩個,一處是在奧蘭多,還有一處是在洛杉磯。另外兩處都在亞洲,一個在日本,還有一個在新加坡。這四家環球度假區其實里面不光是有景點、表演這些單一的景點設施,其實還包括零售、餐飲、娛樂。其實,住宿已經做成了多元化的多夜住宿設施。比如像在奧蘭多環球影城,那里面建了好幾家酒店。我們去考察其中的一家酒店,酒店里的客人就可以乘坐一個特殊的服務項目,就是坐他們的船,坐著船就可以直接到環球度假區里面的景點。其實,這樣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通過這種多業態來提升。剛才我聽張總介紹古北水鎮的營收以及整個的游客量,我覺得他們的客單價真是夠高的,將來都是我們特別好的經驗和學習榜樣。

季瑩:謝謝張總,最后我們請盧總分享一下度假區怎么跟景區結合及密切關聯的?

盧強:德懋堂,很多朋友也在問德懋堂到底是民宿還是酒店?還是度假村或景區?其實,我覺得這些屬性都有,今天如果用一個扣題的詞,我們的確是一個小型的度假區。黃山項目本身就有省級度假區、旅游度假區這樣的稱號。現在我們已經有了黃山、九華山、驪山三個國家級景區的度假村,都是外圍帶著一個景區,所以我說得更貼切的表達,可能它是一個小型的、高端的旅游度假區,從住宿這個角度來看,它是肯定是一個度假村更合適,但是它里面像民宿的業態、針對旅游酒店的業態都有。去過的人都知道,其實內容是非常豐富的,所以,我們肯定是要把它打造成為一個目的地,一方面借助我們自身小景區內的資源來豐富大家的度假生活;另外一方面,因為從選址的角度,周邊會非常豐富的資源,可以讓大家的度假生活有非常多的選擇。

季瑩:當前我們都在說消費升級、服務升級的大勢中,也出現了很多不同觀光的新現象,比如說親子游和周末度假,接下來請各位在建設或者運營度假村當中舉一個例子來說明一下游客的度假趨勢以及各自的應對措施。

盧強:現在的度假市場的確非常火。實際上從市場需求來講上升得非常快,相對來講真正有品質感的對應的產品還是不足的,所以我們認為這個領域也是一個非常新的,需要大家不斷地去學習、去探討、去發展的這么一個領域。對于德懋堂來講也是一直在爭取把這個市場的需求以及我們的特色優勢結合在一起,一方面我們始終在打本土文化、地域文化的特色,每一家德懋堂的度假村都是跟在地文化結合,從建筑風格到里面的內容,大家可能也會看得到。另外一方面,從情感的需求上,我們要考慮到中國人度假的需求,所以,結合我們的產品特色,以別墅為主的這種特色,就是主要推合家歡的度假模式。現在,三代同堂,甚至一家人能夠一起去度假的機會,其實是越來越少的,尤其是很多父母跟孩子實際上是在異地生活,這樣的話,他們能夠找到一個地方,共享一個像家一樣的環境,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另外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包括企業做這種小型的高端團建活動也是非常適合于有山水,又有內容,又有交流空間的環境和場所。

張曉峰:我一個身份是古北水鎮的總裁助理,另外一個身份是中景集團的,各位可能不太清楚,烏鎮、古北水鎮都是由中景集團運營管理的。我為什么介紹這個?從古北水鎮的角度,我們分析現在的客群,尤其是休閑度假可能會分幾類人群,最突出的是親子休閑度假、研學休閑度假、商務休閑度假、閨密休閑度假社群的休閑度假等等這些需求,都是非常豐富的。我認為這種需求在中國還是處于萌發,逐漸到旺盛的階段。目前,只是有一些稍微的波動,并不代表這一類需求在下降,從長遠來看還是在上升的趨勢。古北水鎮在規劃設計之初,其實已經預判到這些需求,所以,古北水鎮在度假設施的設計之初就有相關的考量:第一,它都是根植于當地的文化,比如古北之光溫泉大酒店是植入了清朝的文化、皇家文化、八旗文化為主要特點的,又跟度假區里面的溫泉資源進行了充分的結合。每一個功能定位都是不同的,這些定位就是為了應對幾個不同市場的需求,所以我們在這方面是有一定的布局。剛才開頭說的中景集團是什么意思?我們集團除了烏鎮和古北水鎮這兩個項目之外,在全國在建的還有山東章丘的項目、江蘇宜興窯湖小鎮項目,浙江有兩個項目,廣東還有開平碉樓項目,以及貴州下半年要開業的遵義的烏江村項目等都是我們對度假資源的前期的深度的考慮。這些項目布局考慮到了不同度假人群的不同的需求,在中景集團的管理下,比如古北水鎮的游客,我們的會員、忠實的粉絲,未來就像Club Med在全球的布局一樣,我們也會給他提供多樣化的度假產品選擇。

陳俊:我覺得從我們開元,包括開元森泊的經營狀況經驗來說,我覺得有三個趨勢,就像剛才說的親子游是一大趨勢,親子游當中我們會發現90后、80后越來越多。我看過一個報告,特別是90后特別愿意去花費錢去玩,而且90后也逐漸開始變成爸爸媽媽了,他們平均每年會有4次帶著全家出去旅游,去休閑旅游,每次大概都會花4-5天的時間,這就是很大的人群。所以,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特別看重年輕化的群體。最近,我們跟飛豬會有一個合作,就想抓住年輕化的人群。

第二個趨勢,我覺得親子化的人群也是年輕化的80后、90后,他們更愿意出一些溢價,為一些高品質的產品服務做一些溢價,所以我們會提供細致化的服務,不只是硬件上的細節,我們在細節的軟件服務上也會有相應的突出,比如說小到一些小的牙刷,大到親子的滑梯,還會有一些親子課程或者成人課程。現在的家長,80后/90后,不是想著怎么陪孩子玩,而是想著怎么和孩子一起玩,孩子玩的時候我也可以一起玩,這是很重要的趨勢。所以現在的森泊也是抓住了這個趨勢,想要抓住所有的人群,在孩子玩的時候,大人 也能參與適合自己的活動,一站式包括在里面。

第三個口碑也非常重視。開元森泊杭州度假樂園到現在正式營業只有兩個月,但是我們做到周末、節假日都是90%以上的住宿率,也是一房難求的,節假日一般要提前一個月訂票,如果是普通周末,提前一周也很難訂到房間。為什么做到這樣?我們其實只是在少量的媒體上放了一些樹屋的照片,很多家長看到了,小紅書上搜一下有上百條,我們會看哪些地方他們提意見,我們進行溝通,怎么樣結合他們的意見,再結合實際的情況進行提升,這是幾大趨勢,我覺得作為這一代年輕人,我們看到這個趨勢就要抓住。而且,現在的旅游,從休閑觀光從轉換成為一種旅游度假、休閑度假的情況,水上運動、冰雪運動已經成為了年輕人想要的生活方式了,我覺得這是現在我們開發這個板塊很重要的時機,要把握住。

張焱蕊:剛才幾位嘉賓都是站在運營管理、客戶服務的角度來談這方面的趨勢,我是想站在投資開發的角度來談一談我們的感受。我們感覺游客對于內容迭代這一塊的需求其實是越來越高了。比如說像美國洛杉磯好萊塢環球影城,2016年的時候新設了一個景點,就是《哈利波特》,加了那個景點一下子就激發出來了一個巨大的消費潛能。做運營管理的都知道,客流量到了一定的規模之后,就會有一個瓶頸,再保持會有難度,只能提高客單價。我們的合作伙伴環球在2016年做了這么一個景點以后,游客量有了一個良性增長,所以說我們大家在投資開發的時候,我們就會說怎么來激發游客的重游率,怎么來刺激他們的二次消費,怎么通過讓我們的產品不停地迭代更新以及保證我們優質IP的庫存,來刺激增量。雖然,我們說流量不重要,客單價很重要,但是如果能在提升客單價的前提下,保證充足流量,這樣的話我覺得是一個好上加好的運營管理模式。

季瑩:現在我們知道旅游度假其實對當地的經濟是一個非常好的拉動作用,我們也知道三大攻堅戰中精準扶貧的重要意義,接下來請各位從集團或者從度假村、度假區的層面舉例說明一下文旅扶貧能做什么?

張焱蕊:我個人認為可以作為抓手的點有兩個方面,一是在文創產業的布局上,二是在教育培訓的輻射上,能為旅游扶貧做一些事情。

陳俊:我們開元旅業發展了大量的度假村,在很多比較偏遠或者沒有那么發達的地區,我們對當地的就業拉動肯定是有的。除此之外,我們還會保護原創文化,比如當地的手工藝者,節假日我們會把他們拉過來做一些攤位的設置,包括餐飲方面我們也會結合當地的餐飲,比如他們會現場做一些年糕,結合當地的小吃,也是請當地的村婦過來幫我們一起做這個東西。最早的時候,我們是比較早的幾家度假村,很多年前我去的時候,當時印象深刻的是出租車是一塊錢坐一次的,因為當時那個地方非常窮,我們開元做了第一家五星級酒店之后就把整個房價拉動起來了,到最后很多國際大品牌也看到這個契機,紛紛加入這個區域,拉動了整個經濟的發展。

yuanzhuo2_190425c

張曉峰:應該說我們這個團隊在旅游扶貧領域做了很多的嘗試,說烏鎮大家可能覺得跟旅游扶貧聯系不上,但是烏鎮在1999年的時候做旅游之初,其實旅游是非常貧困的地區。古北水鎮這一塊可以說這幾年來在旅游扶貧上所帶來的效率是非常突出的,可以給大家分享幾個數據,雖然我們這個項目是在北京,大家覺得北京是挺好的地方,老百姓應該挺有錢,其實這都是一種誤解。我們古北水鎮這個項目所在的古北口鎮,2010年的時候人均年收入只有4000塊錢,是非常貧窮的地方。2016年當地政府統計,司馬臺新村的人均收入達到了7.9萬,翻了幾十倍。現在雖然古北水鎮有1500間客房,但是遠遠不能滿足現有游客的需求,所以,除了司馬臺新村,我們當時建項目搬遷的村子之外,還帶動了周邊三個鎮鄉村旅游的發展,直接解決了直接就業,現在古北水鎮有3300多個員工,有一千多員工都是周邊三個鎮的,還有一千多員工是邊上承德灤平縣的,還有一千多員工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目前我們帶動周邊的直接就業是這么多,間接就業應該至少是一萬多人。古北水鎮對旅游扶貧所起到的作用是非常驚人的,我們中景集團除了古北水鎮這個項目之外,今年“十一”要開業的烏江村項目,陳總在規劃設計這個項目之初就充分考慮到旅游扶貧,這個項目是旅游扶貧項目,如何通過旅游項目來帶動當地農民增收的設計,在商業模式上進行這樣一個設計。從這個項目規劃設計之初,就在周邊規劃設計了合作社,是農民自治的一個商業組織,把管委會、城投公司、項目方、周邊的幾個自然村落,把他們相互之間的職能、權限以及在休閑度假區里面要起到什么樣的作用,都幫他做了系統的處理,包括合作社的章程都是我們幫他起草的,如何從項目里進行受益,如何通過房子的使用權入股到合作社里面,如何讓他參與這個合作社的經營,在合作社里工作,如何跟他分紅,如何保障他的基本權益等等相關機制的設定,都是我們這個團隊做的。我相信通過這個項目,一旦投入到運營當中,當中老百姓一定會從中受益的,而且我認為可能會比古北水鎮所帶來的驅動效應更強。

盧強:每一個成功的文旅項目實際上對于地方都是創造了巨大的剩余價值、社會責任。德懋堂也是一樣,因為都是處在經濟欠發達地區,人們生活水平也相對比較低,直接帶來的好處可能是用工、稅收方面、產品的采購,還有對于地方觀念的改變。我覺得中國農村發展最大的問題不是投資的問題,是信息問題,是人才的問題。能夠讓在地的人們知道自己的資源的寶貴,也能夠得到這些客人傳遞的更新的理念,對他們的幫助可能是更大的,所以,我覺得這個也是做文旅企業人的一種責任,反過來真的也是希望政策上也能給文旅產業、文旅企業更大的支持,作為一種褒獎。

季瑩:近年來,地產大軍也紛紛加入到了度假村、度假區的陣營中,也請幾位用幾句話簡單地建議一下。

盧強:地產這個行業我也比較熟悉,因為我也算是地產商之一,我們也做文旅地產板塊。其實,我是持非常歡迎的態度,地產開發商能夠進入到這個領域本身是件好事,但是我也想提醒大家,真正把文旅當作文旅產業來做,而且要以運營為核心,把產業做好,而不是簡單地拿它當作一個噱頭。

張曉峰:我認為旅游跟地產之間其實并不是矛盾的,但是國內對旅游+地產模式有很多批判的聲音,也有打著旅游的名號來做地產的,這種方式我們是不贊成的。地產可以解決投資大回收期比較長的問題,不要把地產視為洪水猛獸。需要強調一點地產的操盤思路跟旅游是完全不同的,像這種綜合的旅游度假區的地產還要服從于旅游產業的需求,從旅游發展的規律入手,好好研究地產如何跟旅游進行結合,這是需要很多地產公司深度考慮的。不要簡單地做房地產的開發。

陳俊:我們開元也是房地產開發商,應該是做旅游為起點的房地產開發商,我們一般很多項目也都是房產和旅游度假項目或者是酒店項目結合的,我覺得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人才,因為開元旅業有三十多年的酒店管理經驗,人才的積累對我們來說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就像我們創始人說的一樣,不熟的東西我們不做,只把東西做到最好。所以我們在培養度假村產品,包括很多酒店產品的同時,我們也在做各種的管理層的儲備、服務人員的儲備,還有我覺得很多中國人以往都會迷信國際大品牌,其實國際大品牌在一線城市的GOP只有達到30%,最多是40%,我們開元可以做到45%以上,到二三線城市這個優勢更加明顯了,國際品牌可能做到20%,甚至只有10%以下,我們可以做到35%以上。

張焱蕊:我想站在項目投資+管理的角度建議這些地產開發商進入文旅產業的時候要有一個陶盡黃沙始見金的心態,在資金鏈上,還有剛才包括陳總也提到了,在團隊的儲備上要做好充足的準備再進來,因為文旅產業確實不是短平快的事,真的是需要長期的積累才能夠有一個好的回報。

季瑩:四位的意見都非常實用,最后我們就談談對旅游度假區發展的愿景。

yuanzhuo2_190425b

盧強:我覺得現在這個領域還是方興未艾,一方面市場很熱,另外一方面從業人員也都是有熱情、有情懷,現在我倒反而覺得非常重要的一環就是真正在文旅行業主管部門的引導下,能夠打通各個方面政策的壁壘,比如說跟土地、跟城建之間的關系,比如說金融也是,其實是沒有一個真正對文旅產業很好的扶持政策。比如說在稅收層面,剛才大家也說到這個行業收益率那么低,做得又那么辛苦,是不是還是要在這些方面,既然大家需求,又是符合現在美好生活的倡導下的這么一個產業,應該有更多的政策上的支持,實打實的支持,我想才會發展得更好。

張曉峰:我個人覺得,休閑度假一定是未來發展的趨勢,我也非常贊同盧總的觀點,真是一個方興未艾的產業。這個行業我從業十幾年來感受最大的是,這個行業需要大家能保持一點工匠精神,不要去掙快錢,能堅守在運營管理的第一線,我有時候開玩笑說旅游行業里面人才很多,但是真正做運營管理的很少,尤其是聰明人都不愿意干這個活,因為比較累。但是中國旅游行業如果想發展好,就需要這些所謂的聰明人來做改變,大家都別擠破頭去做規劃設計,當大師、當專家,去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沒有人踏踏實實地做運營管理。我覺得我們中景,烏鎮、古北水鎮這個團隊能在行業里面嶄露頭角最重要的就是堅持,我們這個團隊二十年如一日地堅持在景區,整個旅游行業里面最苦、最艱辛,像其他行業說的996,在我們這兒都是小Case,我們期待旅游這個行業各位不要那么浮躁,能踏踏實實地做一線的經營管理。

陳俊:我的愿景就是剛才騰訊的李總說的,我最大的愿景,作為酒店行業的新人,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實現數字化,因為年輕人越來越喜歡個性化的東西,達到數字化不僅讓消費者體驗更好的產品,而且讓我們的內部管理可以更加順滑,包括我們自己酒店,我們也會積極地和騰訊、阿里、攜程,包括更多的供應商去做一些努力,想要實現數字化,個性化服務、數字化服務。打一個比方,比如說我到了這個酒店,我在沒有到達的時候我已經check in好了,到達酒店之前我就規劃好所有的行程,來之后我發現很多活動我參加不了,我可以現場組一些小的活動,包括后臺的運營,都能達到數字化,我覺得這是很大的發展趨勢。

張焱蕊:我們首寰引進來了一個國際度假區的項目,以一個項目帶動一個產業的發展,“以一個項目推動一個區域的發展”這么一個理念,我們也將依托這個項目的國際經驗,在人才培養、技術創新上積勢蓄能,助力國內度假區的發展。

季瑩:感謝四位精彩的分享,相信大家對度假區、度假村有更深的認識,這一part的圓桌論壇就結束了。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圓桌論壇:住宿 + 旅游度假區,需要幾步?

登錄 后發表評論!

?
电话投注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