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圓桌論壇:從星級到口碑的“大住宿 +”

作者:品橙旅游

途家網 CFO 兼螞蟻短租 CEO 王楓、萬豪國際集團中國區酒店業務發展副總裁李理、開元酒店集團副總陳文放、有一居 CEO 戴周穎、旅悅集團副總裁張寶龍圍繞“從星級到口碑的‘大住宿 +’”進行了討論。

【品橙旅游】在經歷了中國酒店業的整合潮、持續推動的住宿產品升級潮、資本熱錢在各種非標領域的流動潮,以及為酒店平臺不斷加碼的賦能潮后,大住宿亟待新的飛躍。2019年4月25日,“第六屆品橙旅游大住宿論壇”在北京召開,本次論壇主題為“聚焦旅游度假區,時間空間共發展”,共邀請了連鎖酒店集團、住宿領域專家、在線旅游平臺、旅游投資機構代表、旅游地產商和媒體代表等500余人,共議大住宿行業發展的新趨勢,探討度假區住宿的新模式。

途家網 CFO 兼螞蟻短租 CEO王楓,萬豪國際集團中國區酒店業務發展副總裁李理,開元酒店集團副總裁陳文放,有一居 CEO 戴周穎,旅悅集團副總裁張寶龍圍繞“從星級到口碑的‘大住宿 +’”進行了討論。

yuanzhuo1a190425

主持人:掌聲有請!有請各位嘉賓入座。我們會發現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乏創新,但是缺少的是發現創新的眼睛。當我們從酒店住宿到大住宿的時候,我們發現其實很多的概念不是生造出來的,是來自于生活,來自于對更多業態的歸納與總結。所以,第一個問題想請各位嘉賓每個人簡單地回答一句,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角色設定,有不同的背景,但是基于大數據的產業生態,大家都是其中重要的一環。那么,大家是如何理解“大住宿”這個詞?從王楓總開始。

王楓:我覺得大住宿不僅僅是“住”,不僅僅是一張床,只是能夠讓人們在上面睡覺,更多的是一個體驗,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致力于推廣民宿,因為民宿這種非標產品能夠讓游客在不同的地方體驗到不同的當地特色。

李理:今天來到這個論壇,我發現這個論壇組織得非常好,比如說這個話題——大住宿。大住宿就像剛才王楓王總談的,他來自途家,我來自萬豪,還有開元、阿那亞、騰訊大數據等。從我的角度來看,大住宿是一個產業鏈,它不僅僅是住宿,包括體驗、大數據以及社區情懷。這是個非常大的產業鏈,有著巨大的價值,需要大家共同去開發。同時,大住宿給我們帶來更加美好的生活。

陳文放:我想圍繞住宿這個核心需求的產業都可以叫“大住宿”。在我的理解中,不僅僅是一種品類的豐富,而且是品牌要有一定的序列性,圍繞這個核心要素的產生,產業鏈以及生態能夠成為一體,特別是能夠形成這樣的生態才能稱為“大住宿”,也是我心目中的大住宿。

戴周穎:我覺得“有一居”是背靠著中國人去海外旅游成長起來的一家公司。我對“大住宿”的理解是,原來覺得大多是在物質層面的消費,現在是從物質到體驗式消費,這是體驗式消費中千禧一代創造出來的新名詞。

張寶龍:在座的各位說得很明白,但是在“大住宿”這個環節,其實是基于住宿要打造的吃、住、行、游、購、娛的整體生態圈,但是它的核心還是在于住宿上,這個點位應該考慮在如何把它做得更大、更全。

主持人:有更好的住才能更好地留下來。進入到單元提問時段。第一個問題想問途家的王總,現在的角色更像是提供解決方案的運營商,您怎么看途家在新賦能的架構上跟民宿的合作關系和合作模式?

王楓:我覺得您說得很對,途家現在做的很多事情不單單只是為了掙錢,更多的是途家作為行業的領導者,能夠為這個行業做點事情。有時候跟內部的同事聊天,企業做大了總要有一些擔當,比如要去把這個行業的很多事情做對、做好,這樣才能給整個行業開拓更大的空間,能夠讓行業里面其他的人有更好的發展空間,這是我們今年提出來的“一體兩翼”概念的落地。“一體”就是指途家本站,解決我們的預定平臺,包括途家、螞蟻短租和所有的分銷渠道。我剛剛提到的“兩翼”,一個是途家自營,一個是安伴智能。這兩個新業務更多的是為整個民宿行業提供一個基礎運營的概念,而不是只服務現有的。我們希望這個服務能夠變成是一個民宿行業運營的底層。

主持人:剛才阿那亞的田總分享的是社群經濟如何創造奇跡、創造30億的神壇,我們知道途家有一個“美宿家”的社群,我們在社區推動民宿方面有怎樣的計劃?

wangfeng190425a

王楓:“美宿家”是之前打造的品牌,優選途家平臺上的特色民宿,有可能是鄉村民宿,可能是別墅,或者是一個城市民居,但是在裝修、軟裝以及文化內涵體驗方面都有種種特色。我們把它包裝成系列品牌,以途家平臺的方式來推廣,不管是從平臺的搜索排名、露出以及文章和品牌聯合推廣上,我們去幫助民宿主能夠更好地經營房子。因為每一個單獨的民宿主可能沒有足夠的能力或者資源去把優質的房源在全網呈現和推廣。但是作為平臺來講,我們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資源,我們希望讓更多的消費者可以看到多樣化的民宿,有各自的特色,能夠讓用戶有更好的體驗。

主持人:更好地進行市場發掘。下一個問題要問萬豪的李總,“千禧一代”這個詞給我們的提示是整個市場都在進化,消費者趨向年輕化。我們發現90后都已經快30歲了,在消費升級的市場,萬豪旗下有30個品牌,是如何來應對市場變化的?

lili190425a

李理:從萬豪公司的發展來說,今年已經是第92年,它一直處于行業中的領導者地位,為什么?因為我們抓住了行業的本質,就是我們緊緊跟隨消費者的需求變化。所以,如果看我們的傳統品牌,像萬豪酒店會發現它從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到90年代,一直到現在,裝修風格是一直在改變的。行業一直在變化,核心是消費者,任何一個運營商如果要想做到行業中領頭羊的地位,或者要把你的業績做得更好,就要緊緊圍繞著消費者。第二點,萬豪集團也會緊緊圍繞我們的投資商,也就是我們的業主,一方面在滿足消費者訴求的情況下,另一方面我們努力地做到每平米績效的最大化,最終不僅讓消費者有很好的體驗,也讓業主有很好的盈利模式。正因為如此,萬豪才能走了92年。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我們發現萬豪最近公布了亞太地區新一輪的發展計劃,就是在2020年以前,亞太區的開業酒店數量要增加到一千家,整個亞太區里面中國區一定是一個重點的區域,在中國的布局和覆蓋大概是怎么樣的情況?

李理:我們看最新的數據,中國官方統計有14億人口,去年中國的人均GDP已經是突破一萬美金。馬云經常說中國的中產階層達到3億,不論是國內旅游還是國外旅游人次都是居世界新高。亞太地區我們確實重心在中國,因為中國占到亞太區60-65%的市場份額,中國的消費力非常旺盛,同時,中國正經歷著消費升級的時代。萬豪所有的品牌都是集中在中高端市場,在這個時代契機下,再加上消費升級的國家引領,對我們來說只要是人口達到50萬左右的城市都是可以考慮進入的。萬豪的 30個品牌是按照國家旅游局標準,從三星、四星、五星到超五星,甚至可以擴張到一些經濟比較活躍的縣級市。我們主要看這個區域的實際購買力,而不是僅僅看是縣級市還是地級市。我們對中國非常有信心,據數據統計,中國的人均酒店量相對于美國還是非常低的。但是美國才3億人口,中國是14億人口,所以我們認為中國未來的潛力會非常大。你會發現,大家只要一努力、一專心,你的產值都是以幾十億為單位,因為中國有最大的消費基數。同時,中國的經濟一直在往上騰飛,這是非常非常好的時代。

主持人:謝謝,李總的概念總結出四個字就是努力拓展、順便掙錢。接下來想問開元酒店集團的陳總,就在上個月,我們知道開元酒店在香港上市了。接下來,開元在品牌組合上會有怎樣的戰略發力?

chenwenfang190425a

陳文放:開元現在的12個品牌分四個序列:高端商務、高端度假、中端商務和民宿。今年3月11號開元酒店管理公司在紐交所上市。接下來根據要求,在發展模式上來說,首先是以輕資產的方式為主,以租賃形式和自持自有方式為輔,重點區域、重點城市會重點布局一些租賃項目;從品牌序列來說,我們將快速地發展中檔酒店,中檔酒店沒有成為真正的紅海之前,我們希望在中檔酒店中能夠占有一席之地,和高端酒店形成背靠背的保護。同時,我們的戰略是突出度假品牌;從數量和布局上來說,我們的集團要求是三年之內開業數量達到一千家,布局是中國的所有省以及所有的省會城市、百強縣,這是我們的戰略布局。我們把度假品牌作為戰略的選擇,不僅僅是上市的要求,也是近幾年來我們集團根據市場供求變化做的主動的戰略選擇。兩個例子,今年在春節前后,香湖地區有一個樂園開業。在華東地區,整個酒店業的表現不是特別樂觀,在這種背景下,這家主題樂園酒店試營業是春節期間到現在兩個月左右的時間,營業額突破了四千萬。四千萬對幾十億來說很小,但是距它只有幾里地之遠的同類型酒店,我們的收益是它的幾倍。看似是一個網紅產品,但我認為它不僅僅是一個網紅產品,因為這個品牌的研發到落地,我們的創始人花了將近八年的時間。對于大量投資的酒店來說,我們得到一些投資回報的期許,如果能夠成熟的話,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第二個例子是芳草地品牌,芳草地品牌到今年也是四年的時間。現在芳草地的品牌經過這幾年的運營,6-8年可以收回投資,這意味著什么?在座的做高端酒店的都知道,在發展過程中間幾乎不談投資回報的,因為沒法談,十年之內正常的高星級酒店,在現在的市場環境下,基本上十年之內都是負的,跟中端酒店一起出去談發展是非常尷尬的話題,人家三五年就收回了。你的投資這么大,而且投資回報沒有十年是不可能的,但是芳草地品牌基本上可以做到。我們的總回報能夠達到15%,如果這個模型能夠成立的話,我相信肯定會受到很多資本的追捧。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近年來,“酒店輕資產”是比較流行的話題,我想問一下您怎么看待“輕資產”這個話題?

陳文放:開元在香港有兩家上市公司,一個是資產信托,一個是以輕資產為管理方式的酒店管理公司。上市從它的市值表現和估值表現可以看出市場有選擇,不用多說,但是我個人感覺資產輕重只是衡量的一個維度,這是顯性或者非顯性的東西,最重要的是資產是優質資產還是非優質資產。其實在這里面品牌的塑造、宣傳、渠道的開拓、升級以及產品的研發,我們會投入更多的資金,因為要把它打造成真正的優質資產,無論是重資產還是輕資產,我們都希望我們的資產是優質的。

主持人:說起輕資產,其實有一個問題特別適合戴總回答,因為我知道您提出了一個“輕酒店”的概念,這個是如何界定的?

daizhouying190425a

戴周穎:有一居主要是在日本做酒店,當時為什么會做呢?當時我們發現國人去日本旅游是非常大的趨勢,去年日本官方數據統計有3100萬的外國游客,把中國地區加在一起基本上超過了60%,這么大的一個群體突然之間在3-4年的時間到達日本,其實整個日本的酒店行業是沒有做好準備的。另外,我們發現大家現在去日本旅游的時候經常看到,只有十幾平米的酒店要賣到幾千人民幣,這是非常糟糕的體驗,我們覺得有一個很大的市場機會存在。當時,我們不是從酒店的模式,而是從城市民宿的模式開始切入,最高的時候在東京擁有一千多套分散性民宿,過程中我們發現民宿有一個特點,它特別符合年輕一代對空間個性化的需求,但是它也有特別不好的一面,就是王總提到的民宿非標所帶來的糟糕體驗。當時,我們就提出了“輕酒店”的概念,什么叫“輕”呢?就是輕服務、重住宿的空間。因為大家都知道在北京也好,東京也好,這種現代化的大都市,其實酒店里面的很多餐飲、健身房,甚至前臺,其實都是沒有太大必要的。目前,智能手機的普及,給你在信息獲取方面帶來了特別多的便利性,但是我們依然要為這些前臺、健身房、餐廳去付我們每天晚上住宿的錢,甚至在東京這種服務的酒店里面,可能要付一半的錢是在給這些成本。民宿最大的好處是改變個性化,同時也是因為它便宜,我們當時做酒店的時候就在東京,通過這一千套積累了的很多數據,我們選擇哪塊地蓋出來什么樣的酒店會產生什么樣的入住率,我們根據這個去反推這個地區會產生大概什么樣的回報。在日本也好,在美國也好,因為大家都知道物業其實是可以擁有、可以買賣的。我們又有了另外一個層面,當你把一個物業收益率提高的時候其實可以賣得更高,這是房地產的思路。我們在前面把這種體驗提高,背后是用金融體系把物業進行多次的銷售,讓公司產生更多的現金流,更好地服務這些體驗。

主持人:謝謝戴總,我發現深耕日本市場有點兼顧平臺與房地產的屬性,在日本市場做到什么樣的目標在您看來是成功的?下一個市場會在哪兒?

戴周穎:去年6月份,日本《民宿法案》實施之前有兩萬間民宿,實施之后只有三千間,在未來的增長甚至也很難回到兩萬多的勢頭。兩萬間的市場空白其實是很大的需求所在,這么多的游客,酒店也沒有很好的增長,民宿又不行,給我們在輕酒店模式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間。我們也希望越來越多人可以參與到這樣的計劃里面。短期目標至少有五千間。我們發現民宿的品牌在發達國家里面會碰到很大的問題,就是法律法規,因為中國現在沒有《民宿法案》,在東京、紐約、巴黎對民宿的約束很多,我們覺得這些地方,在發達國家只要人口數超過一千萬,其實都是我們想長期發展的地方,有可能下一步是紐約。

主持人:謝謝,所以下一步我們也跟您一起看一下紐約,在數據的角度,您跟李理李總都是用數據說話,選擇目標市場。下面我想問一下旅悅的張寶龍張總,有多少品牌要拓多少個門店?前不久CEO張強提出來一個目標,就是2019年旅悅集團預計在全球開設超過2600家門店,這樣的數據背后會基于什么樣的品牌戰略?

zhangbaolong190425a

張寶龍: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旅悅集團,旅悅集團是原來的去哪兒網孵化的項目,后來是經由戰略投資形成旅悅集團。目前,這個項目其實是有三大品牌。2019年在整個戰略布局上會發現,其實除了國內的景區民宿是一個空白之外,在海外、東南亞、日韓其實都是也很大的發展機會。我們從整個攜程、去哪兒的大數據來看,這些領域的數據,品牌連鎖化還是大有可為的,在國內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目前已經有開業393家店,簽約近一千家店的規模,這些店其實還有很大的機會在。比如說最基礎的要提升住宿率,基于此之外,其實在景區民宿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大住宿”。在這個環節里面有很多基于酒店住宿以外的吃、住、行、游、購、娛這些產業鏈的打造,其實都是可以成為未來整個旅悅集團的行業布局戰略。

基于酒店住宿板塊之外,我們也在做產業信息化,比如延伸做自己的PMS,還有做中央集采的功能,我們叫作商貿公司,這個公司未來也會基于門店做一些旅游度假型的產品。現在,新成立了一個部門,專門給景區客人提供除了住宿之外的延展性產品。我相信當我們整個酒店的規模,2019年的目標如果能夠實現的話,能夠有2605家店的開業之后,我們再做其他產業鏈拓展的時候,一定是一個非常好看的數據。而且,這一片也的的確確在行業內是一片藍海,我們相信有能力可以把這件事情做好。

主持人:我還有一個問題,就像您剛才講的,旅悅集團成立于2016年,有著攜程+去哪兒的基因,您覺得這種基因怎么樣幫助旅悅成長?

張寶龍:這種基因換句話說是我們擁有的互聯網基因,或者擁有底層大數據的基因。其實我們能夠看到消費者在選擇目的地旅游的時候,他的來源和去向,包括我在具體的某個點位上,比如說在地理位置的選址的邏輯上,我們可以精確到50米以內消費者選擇酒店的方向,從這個角度上講,其實我們在前期的選址、中期的運營,特別是在線上運營上我們都會有一定的優勢,能夠幫助酒店在這個過程中更好地獲得線下流量。

主持人:還是基于大數據做大住宿。接下來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給星級酒店,中間的兩位嘉賓發出了會心的微笑。一個要問萬豪的李總和開元酒店酒店集團的陳總。最近特許經營這個詞很風行,從委托管理到特許經營,二位覺得是怎么樣的一種趨勢?

李理:我們對比一下美國的情況,美國酒店業是完全市場化的,走了將近百年的歷史,走到現在92歲,截止到目前美國整體的酒店業差不多90%的份額是特許經營,因為國際管理公司進入中國的時間比較短,另外中國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思想還不是非常Open的心態,中國目前的合作模式還是以管理為主,但是我相信這種趨勢會很快轉變,從幾家大的管理公司開始,已經開始特許經營了。高端酒店的投資回報很慢,這個時候結合區域營銷的優勢,可以既滿足消費者的訴求和體驗感,同時也能提高回報,這是非常好的商業模式。但是這種商業模式是否適合于業主要看業主具體的情況,第一是否能夠聘請非常好的酒店經營團隊。第二點,重點考驗的是大家的契約精神,美國走到今天其實是契約精神為主的,中國還是在法治化,還是在不斷精進的過程中。最關鍵的是契約精神,有好的契約精神,大家共同努力才能夠把特許經營的方式做大。因為它畢竟結合了投資人投資回報的第一訴求,因為這是最核心的。

陳文放:高端酒店的發展一定有自己的軌跡,開元酒店是1988年成立的,我們前二十年都是自己投資、自己持有、自己管理,到2008年左右才開始做委托經營的這種模式。近兩三年之內我們才做特許經營的模式,80%是特許經營,但是在中國30年的發展周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2016年放開做特許經營,但是放開之后效果很好,逐步向高端放開,的確是一個過程,這是業主對品牌信任的過程,這也是自己打造契約信任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間,我想跟中國連鎖化經營的程度有很大的關系,中國現在連鎖化程度是非常低的,當你的品牌成熟,當市場成熟的時候,整個特許經營的占比也是有規律可循的,應該能夠占到國外的75%,中國60%或者70%,從占比來說一定是將來發展非常重要的趨勢,但是這個過程是漫長的,開元也是循序漸進、厚積薄發地在做這件事情,這個市場也有很多新模式在發展,這可能是資本的推動或者是渠道的力量,互聯網的推動,到底會怎么樣我們可以讓子彈飛一會兒。

主持人:在特許經營這個話題上,您跟李總應該是英雄所見略同,但是您也做了非常好的補充。第二個問題其他三位,我們經常講時效、空間與坪效。大住宿除了“住”以外還要提供別的服務,不然就不叫大住宿,我想問三位結合品牌的自身,覺得哪些產品和服務是最值得結合,而且非常有必要的?

王楓:這是一個挺大的問題,大住宿到底應該跟誰結合,我相信大家如果注意到,比如我拿攜程的App來講,前一段時間大家會看到有一個大的改版,把民宿往前提了,在后面做了酒店+機票、酒店+交通,這是從攜程角度在大住宿上的一個延伸。具體到民宿這個環節來講,我還是圍繞著民宿來講,很多人住到民宿的時候,從客服也好,評論也好,我們看到的是大家其實更希望有個性化的體驗,更本地化的體驗。這個可能跟住民宿的人群特性有關,如果追求標準化的話,可能選擇星級酒店,如開元、萬豪。之所以選擇民宿,第一,他可能是出行、出游,有可能是合家出游,帶著老人、帶著孩子、帶著寵物,或者是更多地體驗當地化的場景,這種場景有些時候我們可以把它植入在民宿的裝修里面,包括硬長和軟裝,也可以植入在整個房間的氛圍。去年因為結合當時的IP做了大黃蜂的主題,在市場上還是很受追捧的。另外一方面就是跟當地的特性結合起來,一如說我們之前做過的北民宿主帶著房客去做深度的胡同游,去把自己小時候在北京的一些玩的地方,一些所謂很有童年感、很有私密感的旅游場景也好、景點也好,介紹給這些來住的客人。房東跟客人之間深度的互動我覺得是我們作為民宿或者作為平臺可以去推的。

戴周穎:我們在創業之初的時候,對這件事情不是特別有信心,所以當時我們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天天去爬Airbnb的數據,爬完以后每天就去分析,我們發現里面有幾個很欣喜的點,一個是在于你的地段、你的戶型,最重要的就是你的設計,所以我們覺得我們做民宿也好,做輕酒店也好,數據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設計、感官。我們覺得中國的社交網絡,只要你的設計好就會有很多粉絲幫你轉發,就會給你產生很多的自然流量,我們在設計上如果說你做得夠出彩,一定是非常有網紅特質。另外是個性化的設計,剛才王總也說了民宿追求的其實就是個性化的東西,因為游客大多數還是以旅游為主,所以我們在打造所有的酒店,在京都也好,在東京也好,我們都找到了非常知名的設計師團隊,因為我們希望每一個房子,甚至每一間房子都有自己非常不一樣的空間,因為賣酒店跟傳統的OTA不同,我覺得做民宿,我們賣房子不是賣這個酒店有多少間房間余存,而是以一間一間的房間為單位,這個時候房間的設計感、房子的空間格局是客戶要去咨詢的。另外一點就是我們的服務標準化,這個解決了大家去住民宿時候的信任感。

張寶龍:我們在做花筑這個品牌的時候,其實也在對外強調一個概念,叫作“在途經濟”,基于入住這個板塊之外的延展性的動作,我剛才蠻認同王總聊的一些東西,我們在做整個的行業調查的時候其實也會做調研。消費者入住民宿酒店的時候,除了住宿之外,第一個核心需求是小交通,因為大交通已經解決了;第二個是門票;第三個核心需求是在地文化的體驗,特別是涉及到親子環節的體驗,因為家庭游還是比較多的,這些領域的產品設計、營造以及售賣的環節,其實都是目前我們旅悅嘗試做的項目。但是其實我們在基于這些項目之前,我們更認可一點,只有擁有了好的服務、好的服務輸出之后,我們才能更好地把所有的這些東西給售賣出去,我們更相信一家花住、一家酒店落在這個地方只是一個服務的載體,它只是一個線下的體驗店,至于你所兜售的產品好不好,還是在于你的銷售、你的服務人員能不能把你的產品給兜售出去,能夠讓你的消費者體驗得更好,所以我們會基于服務去做自己的產品售賣。通過這種方式來反推我們把自己的服務做得更好。

主持人:其實,我們講到萬物逢春正有時,想特別借各位在場VIP的金口,為今年的大住宿的年景來標記一個關鍵詞,比如說美學、新物種、融合、凈化,咱們想一個詞來標記一下今年的大住宿年景,正好也應了今年2019品橙旅游大住宿論壇的一個大的趨勢。

yuanzhuo1b190425

張寶龍:一句話來描述,其實我覺得2019年是所有酒店需要深度思考的一年,除了住宿之外我還能做什么?如何打破自己收益的天花板。我覺得2019年就是我們需要去思考消費者的核心需求,在這個環節里面,我如何讓消費者在過程中得到更好的服務體驗。

主持人:所以您的關鍵詞是反思。

戴周穎:我把有一居的愿景分享給大家,我們希望通過打造個性化的空間和標準化的服務,為旅客創造極致的住宿體驗。

主持人:所以您的詞是極致。

陳文放:開元一直都是比較務實的,主持人提什么我們就答什么。我的答案是新物種,以前我是負責去哪兒的市場,那個時候跟攜程打得昏天黑地,幾年不見,我看旅悅也做酒店了,雖然不是標準化的酒店,今年各個方面紛紛進入住宿行業,我也知道很多大佬都是被叫到這個牌局上,不是主動來到這個牌局上來的,無論怎樣,對于住宿行業都是推動的,都是中國酒店行業連鎖化進一步的加深。

主持人:所以新物種物競天擇。

李理:在這里面僅代表個人對行業的理解,我覺得2019、2020、2021大家要有全新的思維,不是創新的概念,是新思維的概念,因為行業中的變革、挑戰、機遇是非常快的,一不留神一個機遇就錯過了,或者一不留神就被顛覆了,所以,要有全新的思維,我覺得還是新思維,刨去老的概念,不要太固化。

王楓:2019的關鍵詞我覺得應該叫民宿綻放,大家可能也有切身的體會,身邊的人越來越多的在提到民宿,在住民宿,甚至在開民宿,我們希望或者我希望途家能夠給所有人這樣一個很好的平臺,能夠減輕大家的負擔,把民宿開好、經營好,讓更多的人體會到民宿的美、體會到民宿的樂趣。

主持人:其實,把今天五位嘉賓的關鍵詞串起來就是不管是業者還是市場都在反思,反思之后盡量把工作、把事情做到極致,把需求提到極致,這個時候會出現新的思維和新的物種,從而不僅僅是民宿綻放,也要講到大住宿綻放,圍繞著住宿業能夠誕生出更多的“住宿+”,最后是新營銷和新消費,更多的新場景為大家創造更好的體驗,更好的機遇,非常感謝各位嘉賓。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圓桌論壇:從星級到口碑的“大住宿 +”

登錄 后發表評論!

?
电话投注重庆快乐十分